這是最近工作的心情寫照,到處走訪卻是茫然、盲目、忙碌

 




 


通往高雄縣六龜鄉的路經過颱風肆虐之後越來越難行


漫天塵揚風沙,荖濃溪仍然滾滾黃濁,越往山裡面走,往來的除了在地居民外,就剩下工程車輛


 



 



 



 


橋斷了,就走溪底


路沒了,就高繞


 



 



 



 



 


為的就是讓山上的居民能有一條進出的便道,但適不適合人居住?政府沒有魄力不敢告訴人民,失去選票、沒有配套、亂開支票…就這些亂象在災區一齣齣上演


 



 


九二一過了那麼久,中橫仍無法全面通行,谷關依然看天吃飯;位在行水區重災區的寶來溫泉,過了一年多,業者幾乎撐不下去,頹圮的店面,遊客是過去的一成不到,留下來的是等待?還是絕望?政府能給個方向,觀光一定得是必要選項嗎?路通了就一定有人來嗎?


 



 



 



 


我沒那個勇氣提出質疑,破碎的大地,似乎仍噪動不已,禁不起過多的擾動,看得出居民的無助,或許他們要的只是一個能安全生活的地方


 



 


走進無人的麵攤,離開時老闆娘問:你們是來幫忙我們的嗎?…,聽來很心酸,因為我只能盲目工作到處走踏,忙到連停下來思考的時間也沒有,更別提改變些什麼…
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巨人的搓把戲 的頭像
巨人的搓把戲

巨人的搓把戲

巨人的搓把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